Sybik_A大我要你的ass

my sun...it's setting....it's dark...so dark......

55555好想写hannigram沙雕同人可是被考试压的喘不过气5555

十二月份考完一定立马产出5555

实打实的对60产生了(感觉上是永久性不可逆的)强烈偏见
说明那位太太写的实在是太好了1551代入感太强
但是我现在真的好恨60
今天产生了这几个月来最剧烈的情绪波动了!暴躁老哥在线诅咒60

说好一起旅游的朋友在出发前一天水了我
哭泣
明天
仍然
一个人
五月见了
😢

【Hannibal/Hannigram包含】然后,所有人都能听到旁白(全员旁白梗,突发奇想的神经病文

他们都属于腐勒,而腐勒确保了他们啥都能听到。时间设定在第二季左右。



⚠️注意⚠️ 旁白梗原梗来源于一个西部喜剧火枪手。我这里不是原梗啦。


 

《然后,所有人都能听到旁白》


【汉尼拔又一次的准备了他复杂又华丽的晚宴……】

威尔抬起了头。

【他邀请了所有第二季戏份多一点的角色,大家欢聚一堂……】

这下阿拉娜也听到了,她警觉地看向四周。

“谁在说话?”杰克问。

那个声音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前来吃白饭的人有……】

“嘿,你这么说不合适吧。”梅森抱怨道。

【威尔·格雷厄姆——世界上最有动物缘的男人,他每天平均三次看到鹿……】

威尔耸了耸肩,没有说话。【……并且每过一周就要带一只新狗回家。】“嘿!”威尔皱起了眉头。

【阿拉娜·布鲁姆,一位迷人的女性,最擅长让别人讨厌自己。】

阿拉娜生气了,她眯起了眼睛,对着空气投射出了威胁的目光。【说得对,杰克想。】

“我没这么想。”杰克的脸色变了。【他赶紧撒谎道。】

【还有弗雷迪·劳资,世界上最讨人厌的记者,在场的所有人都希望她赶紧死……】

“你们真这么想?”弗雷迪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露出了无比受伤的表情。

【是的。】

弗雷迪捂住了自己的脸。

【在场的还有梅森·猥杰和——】

“维杰,”梅森站了起来,打断了那个声音:“是梅森·维杰。”

【——和玛格·维杰,没人关心他姓什么,不过就按他的意思来吧——毕竟他是个神经病。】

玛格·维杰,这个从这场争论的开始就没说过话的安静姑娘,露出了赞许的笑容。

【彼迪莉亚·杜穆哀里——】

金发的女士深深地叹了口气。

【杜里穆哀。】

“你就是不愿意放过我的名字对吧。”

【杜穆里哀——抱歉,汉尼拔神神叨叨的心理医生,她所有的台词都是用一种故弄玄虚的语气说出来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特定的说话方式,我们最好不要以自己的偏好来要求他人。”【又来了,这种做作的腔调……】“我不发表意见了。”金发女人举手投降。

以及杰克·克劳福德。

“就这一句?”【杰克震惊的问道,他自认为是个重要角色……】

【以上是晚宴的全部来宾……啊,抱歉,漏了一个人,还有没人喜欢的弗雷德里克·奇尔顿。】

“这是什么声音?”奇尔顿终于惊恐的注意到了局面。【是的,他就是最迟钝的那个……】

“不管这到底是什么声音,”威尔面无表情的说,“它很显然能清楚地看到全局。”

【是“她”。】

“抱歉,女士。”

【格雷厄姆毫无歉意地道了歉,思绪飘向了还在厨房里的汉尼拔……】

 

【此刻的汉尼拔正在切一块牛肝,他哼哼唧唧的唱着‘白色圣诞节’,尽管现在才九月……】

“他在唱‘白色圣诞节’?”杰克笑出了声:“汉尼拔在唱‘白色圣诞节’?”【杰克嘲笑道,完全忘记了他每次洗澡都要唱‘小星星’这件事……】

“认真的?杰克?”威尔露出了三年来最发自内心的一次微笑,他赶紧低下了头,躲避杰克仇恨的目光。

【当然,威尔·格雷厄姆也半斤八两,他经常在家里偷偷的学狗叫……】

威尔气恼地抬起了头。“我没有!”【他辩解道。】

“……我就学过一次。”威尔气的满脸通红。

【汪,汪汪汪,汪。虽然不像,但是勇气可嘉……】

威尔不敢出声了。

梅森笑得喘不过来气。【他学猪叫的时候倒挺像的。】

“谢谢。”梅森脸都没红一下。【是的,他就是这么不要脸,他上次把老二放进玛丽的屁股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一下——】“闭嘴!”梅森尖叫道,试图打断这个神秘的声音,但他的努力徒劳无功。【——玛丽是一头猪。】

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公猪。】

所有人都看向了梅森。

 

“我有点震惊。”杰克等了一会儿才说:“我都不知道到底是‘你操了一只猪’这事儿还是‘你给一头公猪取名为玛丽’这个消息震惊了我。”

“你是基佬?”【弗雷迪的思维永远和别人不一样……】

“我不是。”梅森慌张地说。【他妹妹才是。】

“你是基佬?”弗雷迪把目光投向了玛格。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她冷冷的回答道。

【气氛非常紧张。】

“我们先别急着对彼此的秘密表示惊讶了,”奇尔顿试图缓和气氛:“让我们冷静一下——”【弗雷德里克,这个手碰一下桌子都会哭的男人,在此刻展现出了难得的风范——】

“你说的不对。”奇尔顿的小脸涨得通红。

【他又气又恼,眼泪在他的眼眶里打转……】

所有人都看向奇尔顿,他尴尬的把手帕放回了口袋。【他多希望妈咪在他身旁……】

“住口!”奇尔顿再次掏出了手帕。【他想念他粉色的小床……】

奇尔顿站起身子。

【现在,小弗雷德里克打算把泪水忍住,他会等到走进卫生间再放声大哭,他肯定妈咪会为他的坚强感到骄傲——】

奇尔顿重新坐下了。

 

“不管刚刚奇尔顿到底在想什么,他的提议都非常有用,”彼迪莉亚试图把谈话拉回正轨:“我们的确应该冷静一下。”【天啊,杰克长得可真丑,她想。】

杰克的眼神里燃起了有史以来最憎恨的憎恨之火。

“对不起。”她窘迫的说。【他生气的时候甚至更丑,她不受控制的想。】

杰克骂了一句脏话。

【气氛变得更加紧张了,背景音乐适时的响起……】

“别放了。”威尔说。

【紧张的背景音乐更能烘托出此刻的氛围……】

“别他妈放了!”威尔吼道。

【也成。】

背景音乐停下了。

【毕竟,比起这些争执,威尔更在意汉尼拔为什么还没从厨房出来,他无比期盼看到医生那宽阔的肩膀,以及结实的手臂。莱克特医生的背影更加引人遐想,威尔多希望自己能倚靠在那温暖厚实的背上……】

“闭嘴。”格雷厄姆冷静的说。

【他甚至偷偷的打开过医生的衣柜,闻了闻医生的——】

“内裤?”阿拉娜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不,只是衬衣而已。】弗雷迪闻罢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闭嘴。”格雷厄姆的声音变得没那么冷静了。

【他清楚地记得医生在第一二季《汉尼拔》电视剧中所有的西装造型,这个邪恶的心理医生穿三件套的样子另威尔产生了一种不该有的迷恋……】

“什么电视剧???”杰克问。

“这个电视剧凭什么以他命名???”梅森问。

 

威尔觉得他要昏倒了:“汉尼拔——”他喊道。

【汉尼拔端着盘子走进了房间,屏幕的亮度随着他的出现变得更暗了……】

“我在这儿。”医生用安慰的语气说。

【医生终于完成了厨房里的工作,一进餐厅,他的目光就落在了他的挚爱——】

阿拉娜自豪的点头示意。

【——威尔·格雷厄姆身上。】

“放你娘的屁!”阿拉娜冲着空气吼道。

【而阿拉娜怎么都不会想到,在她和汉尼拔共度无数个激情夜晚后,】“你这他妈的是在透露隐私。”阿拉娜厉声说道。【她会在不远的未来和玛格·维杰疯狂的做爱……】

阿拉娜,玛格和梅森都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不止一次。】那个声音补充道。

玛格打量了一下阿拉娜:“还不赖。”她冲阿拉娜抛了个媚眼。

【而玛格怎么都不会想到,明天她就会和威尔·格雷厄姆疯狂的做爱。】

阿拉娜,玛格,梅森,威尔和汉尼拔都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操。”汉尼拔说。】

“我没说。”汉尼拔冷漠的看向天花板。

【你准备这么说。】

“我没有。”汉尼拔干巴巴的反驳道。

【那你就是这么想的。】

“你能不能……”【汉尼拔恼羞成怒。】

“我没有恼羞成怒!”

“得了,你别拿我们寻开心了!”杰克替汉尼拔解了围。【仗义的黑大胖替他的朋友出了头,但是如果他知道汉尼拔就是切萨皮克开膛手,他还会拿他当朋友吗?】

“啊?”杰克说。

【如果他知道汉尼拔会用玻璃片割开他的脖子,他还会拿他当朋友吗?】

“啊??”杰克说。

【如果他知道贝拉得了癌症而且快死了,他又会怎么想呢?】

“啊???!!”杰克说。

“汉尼拔不是开膛手!”阿拉娜尖叫道。【这个想法一直持续到她被阿比盖尔从二楼推出窗外……】

“阿比盖尔还活着?”威尔说。

【当然,她现在就在楼上,在黑暗中看同志色情片……】“可以了,打住。”汉尼拔说。

 

杰克终于从恍惚状态中缓过气来:“我就知道威尔说的是对的!”他掏出了手枪。

“我就知道我说的是对的。”威尔说。

“你说的是对的。”汉尼拔耸耸肩。

【气氛剑拔弩张,杰克举起了枪。汉尼拔拿出了刀,弗雷迪掏出了相机,彼迪莉亚打算开溜,奇尔顿喝了一口娃哈哈。】

奇尔顿放下了杯子:“我一紧张就想喝水。”他心虚的解释道。

【只要把这群人都杀了,我就能和威尔共享二人世界了,汉尼拔想。我会把他一把推到墙上,然后撕开他的衣服,我会用嘴……】

“你能别在这种时候想这些吗?”杰克忍无可忍。

“抱歉,我忍不住。”

“你可以把它想完吗?”威尔鼓励道。

【这就是为什么汉尼拔永远都不会有第四季……】

“求求你快他妈闭嘴吧!”

 

 


彩蛋:

【莱克特医生再次穿上了他的透明杀人服,他蹲在受害人的门外等待,他的屁股因为长久保持一个姿势有点难受……】

“我——”汉尼拔怒不可遏。

【受害人快要回来了,亮度变暗……】

汉尼拔沉默着等待。

【变暗……】

“你——”汉尼拔运用他引以为豪的自制力制止了自己连骂八十句脏话的冲动。

【还要再暗一点……】

“我要看不见了。”

【抱歉,亮度稍微调高一点……】

干完这票我就自杀。汉尼拔绝望地想。 



与此同时……

【汪,汪汪汪,汪。】

“求求你别他妈烦我了。”威尔呜咽着在床上缩成一团。


【Hannibal/Hannigram包含】假如他们都死了(所有人都嘴贱警告

《假如他们都死了》

警告:语言暴力。他们都属于腐勒,而腐勒把他妈的所有人都整死了。(设定阿拉娜,杰克,贝拉等人都在第二季终死了,奇尔顿梅森威尔汉尼拔第三季死掉。)

 

在威尔和汉尼拔两人抱在一起旋转着降落在地上之前,阿拉娜正在和杰克说话。

“你不应该把那个玻璃片片拔出来的,你懂我意思吧。”她同情地说,一边递上方巾方便他擦掉脖子上的血。

杰克试图说话,但是暂时只发出了断断续续的咕噜声,他的喉咙还在往外冒血沫。

贝拉接过了方巾:“我来就行”,她感激的对阿拉娜笑了笑。

阿比盖尔缩在远处,血哗啦啦的流了一地,没人理她。

贝弗莉在忙着把自己拼起来。

就在这时候,他们所有人都抬起了头。

他们头顶上凭空冒出了两个东西,那两个玩意抱在一起,血乎乎的冒着热气,从半空中优雅的旋转下落(阿拉娜发誓她看到了慢镜头动作),咣当一声砸在地上。

在看清对方的身份后,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威尔·格雷厄姆和汉尼拔·莱克特?”阿拉娜·布鲁姆咬牙切齿地说。

“阿拉娜·布鲁姆,杰克·克劳福德,贝拉·克劳福德,贝佛利·卡兹和阿比盖尔·霍布斯?”汉尼拔·莱克特咬牙切齿的说,语调在划过最后一个名字时放轻松了些。

“你们可以不要互相喊他妈全名吗?”威尔·格雷厄姆说。

“谁他妈能不能把背景音乐停了?”杰克·克劳福德终于堵住了他脖子上漏风的地方。

哥德堡变奏曲戛然而止。

 

一片寂静——考虑到杰克还在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也许不算是完全寂静。

“阿比盖尔!”威尔终于打破了沉默,他欣喜的奔向缩在旁边的女孩儿,在她的血泊里脚一滑摔了个狗吃屎,他蠕动着继续前进,直到他俩抱在一起。

“这个场景看起来恶心与温馨并存。”贝弗莉评价道。

“我们在哪儿?”汉尼拔问。

“你告诉我啊,混账东西!”阿拉娜上前扇了他一耳光。

汉尼拔被打懵了。

“操你妈,汉尼拔!”阿拉娜又扇了他一耳光。

“不许你打我爸!”阿比盖尔尖叫起来,伴随着这声尖叫她的血又开始往外喷了。

“我才是你爸。”盖勒特·雅各布·霍布斯说。阿比盖尔和汉尼拔同时迷茫的看向他的方向。

“到妈妈这儿来,阿比盖尔!”在剧集中一共出现了3秒左右的霍布斯太太喊道。

“你们他妈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杰克问。

 

“总之,在你们俩出现在这里之前,我们一致认为这里是天堂,或者随你怎么叫,反正就是那种好人死了才会来的地方。”贝拉总结道。“事实上我们也才过来一会儿,我觉得也就十分钟吧,感谢你俩的到来冲淡了我们短暂的喜悦之情。”


远处的霍布斯一家茫然的拥抱在一起。


“也许是死亡让你对时间概念的把控出了些小问题,”汉尼拔温和的指出,“我们俩比你们多活了至少十三集。”他伸手把威尔拉进怀里,“长话短说,我在欧洲杀了一堆人,我们被梅森抓住了,然后梅森死了,我进了精神病院,红龙出现了,我们把红龙杀了,然后一起跳崖死了。”

“你说的话我他妈一个字都听不懂,”杰克愤怒的说(汉尼拔这时才意识到他们不认识第三季出现的任何新角色),“但是你杀了我,所以操你妈!”他的血沫喷在了汉尼拔脸上,后者面色铁青。

“注意语言。”贝拉说。

“对不起,贝拉。” 杰克的情绪稳定了一点,“操您妈。”他礼貌的对汉尼拔点了点头。


 远处的霍布斯太太开始对霍布斯大打出手。


“别骂了,杰克。反正我们都死了。”威尔翻了个白眼,接着甜蜜的将头靠在了汉尼拔的胸膛上,手指在对方裸露的小臂上划着圈。汉尼拔低下头在他嘴上亲了一下,两个人咯咯咯的笑了起来。“挠你痒痒!”威尔用你能想象的最幼稚的语气说,汉尼拔笑得花枝乱颤。

“我的老天,我发誓你们俩是我他妈见过最基的基佬。”奇尔顿大惊失色。(没人关心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远处的霍布斯先生开始奋力还击。


威尔又亲了汉尼拔一下,伸手揉了一下对方的头发,然后手指一路溜达着来到了杀人狂厚实的胸肌上。开膛手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环在威尔腰上的手不安分的往下移了一点。

“下流胚子,如果你敢在这儿当着所有人的面摸他的屁股……”阿拉娜威胁道。

汉尼拔把手又往下移了一点。

“这他妈也太基了。”奇尔顿觉得自己要晕倒了。

“还能更基一点。”梅森伸手摸上了他的屁股,毕竟他的轮椅正好就在这个高度。

奇尔顿晕倒了。

“见鬼的,弗莱迪·老子在哪儿?”杰克问。

“是劳兹,”威尔在一个湿漉漉的吻的间隙里抽空回答,“她没死。”

所有人的情绪都激动了起来,贝弗莉把威尔推开,阿拉娜一把揪住了汉尼拔的领子,杰克大声骂道:“你他妈的没弄死她?没弄死她?我从她刚出场五分钟就打赌那个碧池会死的,你把我们都杀了你竟然没弄死她????”

 “对不起,”汉尼拔有点窘迫的低下头:“对不起。”

“一句对不起就完了?干你——您娘!”杰克开始暴打汉尼拔。

“把背景音乐给我停了。”贝弗莉说。

刚刚响起的贼鹊序曲停下了。①


杰克和汉尼拔继续互殴——或者说是单方面殴打,毕竟汉尼拔被揍得毫无还手之力。威尔在旁边看热闹,当杰克折断汉尼拔的手臂时他甚至笑出了声。

“你他妈确实有病。”阿拉娜目瞪口呆。

杰克的单方面暴行持续了很久。当他最终放开汉尼拔的时候,好厨子被打的遍体鳞伤,娇喘连连。“我觉得你可以再扇一次他的右脸。”威尔充满希望的建议道。

“滚你妈,威尔。”汉尼拔死后第一次开口成脏。

“我也爱你,”威尔说。“你一瘸一拐的样子真辣。”他舔掉了汉尼拔嘴边的血。

“如果你俩敢在这儿搞起来……”阿拉娜眯起了眼睛。

远处的霍布斯一家再次深情相拥。

 

“大噶好。”在所有人都平静下来以后,弗朗西斯终于虚弱的开口说了第一句话。“很高兴见到李门。我是伟大的红农。”②

“红脓?什么脓?”杰克依然有点气喘吁吁。

“什么萎大?”梅森疑惑不解。

弗朗西斯哭着走开了。




①  S3E05中杰克暴打汉尼拔的背景音乐。

②  原著中弗朗西斯发不好“s”的音,这里简单的设定为他不能好好讲话。



太酷了

会吠人:

干你娘鸡掰我他妈终于把这玩意搞出来了。是一个私设严重+过度美化的ernesto相关小段漫【第一次画小漫画估计也是最后一次了我好鸡巴雷】。【没有cp倾向没有cp倾向没有cp倾向】有一页mob x ernesto暗示,有星号的文字部分是源自这两位的ernesto相关同人 @北林  @鳕鳕鳕鳕鳕鱼 🙇🙇【有授权】,大概还会写个小论文简单介绍一下内容,产了这个我大概就出coco坑了,因为这个fo我的朋友可以un了,谢谢。btw这篇叫→【视角】

魂2女儿
我社保

【OFC(亲女儿)/A大】familiar,打A大时候的感想

这个挑战者不大一样。


是个姑娘——这倒不稀奇,特别的是她似乎只知道躲。有时候翻滚到他身前逗留几秒,但大多时候还是远远的站着,等着他挥刀跳过去。
他把剑甩了起来,又一次砸了过去,那姑娘还是躲开了。他不耐烦的吼了一声。
“知道,知道,您烦着哩。”她伸手拨弄了一下头冠——毫无疑问属于乌拉席露,他不禁开始好奇她是从哪儿弄到的。
“我不想到深渊去,”她突然快步向前冲到他左手边,担忧的看了看那条胳膊,又翻回去拉开距离。“一点儿都不想,我还想多活会儿。”
他的迟疑被立刻发觉了,她笑出了声:“您肯定觉着奇怪!”
他摇摇头。不管她说的是不是真话,他都得在这儿把威胁消除掉。他又向前冲刺过去。蓝色的深渊物质撒了她一身。
“这可千万别是您的血。”这话听起来嘲讽,但她的语气却又沉重又担忧,他不禁又迟疑了一下。
她发出了一声叹息。左手的火焰渐渐的汇集起来,但是又消退下去。要不是看到这个,他还一直会以为她是赤手空拳来的哩。


“我到这儿来,”她向后撤步躲开一刀,但是被下一个突刺戳中腹部。没有血从那个窟窿出来。她咳嗽了一下:“是为了——”
他有点好奇,但还是决定速战速决,又向前一步砍了下去。
这次她躲开了,但是她却一个箭步冲到他跟前:“看看我倾心的古代英雄,到底——”
这次是贯穿伤,腹部的窟窿更大了,可还是没有血流出来。胸口有什么烟雾一样的东西逐渐成型,是黑暗之环。
他俩这会儿离得近的很。他的手抓着剑柄,她的手努力的去抓他的手。她成功了。
“您比我想的还要好。”她小声说。
然后她变淡了,像雾一样散开,消失了。


他在那儿站了好一会儿才走开。

 

第二天她又来了,这次她的身体干缩着,眼睛那儿深深凹陷下去,骨头看的清清楚楚,就差不知廉耻的刺开皮肤直接伸出来。

“是有点儿吓人。”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您瞧,我跑过来的时候把最后的人性掉光啦。咱们开始吧?” 

第三天她又来了。

然后是第四天。

第五天。

 

end

打A大的日常,感觉对他产生了一种偏执的喜欢。只能这样见到他,那我就多死几次呗。

发现黑魂1打到现在最喜欢的图是病村???个人探索感也是最强的……可能我就喜欢这种上上下下拐来拐去的地图……而且我觉得病村挺温馨的……

【lucas/ethan】Familiar 我只是饿死了想吃肉。

真的快饿死了。

憋了半天只写出三千字lucas连屌都还没塞进去。

ABO

ooc伊森弱化注意

标题无意义

面黄肌瘦 一脸惨样

后续有缘再见